首页 >> 当代中国 >> 研究园地 >> 文化
诗词研究应该提倡一种鉴赏学 ——听赵仁珪先生谈治学
2016年06月03日 14:27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高昌 字号

内容摘要:目前诗词等传统诗歌体式焕发出新的活力、庞大的诗词创作队伍已经形成、诗词作品数量正以井喷势头增长、当代诗词创作呈现新趋势与新特点、现当代诗词理论研究向纵深发展、诗词教育活动在各个层面蓬勃开展、诗词传播与推广形式日益丰富。当代诗词艺术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20世纪诗词文献整理有待加强、诗词教育需正确引导和谨慎推进、诗词传播与推广需要加大力度和提高水平、对外诗词文化交流亟待打开新局面《中华诗词发展报告》关于中华诗词未来发展的建议.认为应该推动现当代旧体诗词进入文学史、重视诗词作品的文学属性并挖掘与推介经典作品、加强诗词文献整理和当代旧体诗人及诗人群体研究、加强诗词文化的多侧面与深层次交流、进一步筹措并合理使用与管理诗词文化发展资金。

关键词:诗词;治学;研究;启功先生;学术;赵仁;创作;写作;中央文史馆;文化

作者简介:

  6月1日,中国文化报记者在京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文史馆馆员赵仁珪先生。听他谈治学之道和学术心得,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记者:您师从启功先生,能否谈谈启先生的治学之道对您的影响?

  赵仁珪:启功先生的治学之道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是当代文化名人、文化大家,其独特的文化意义和文化价值不可估量。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学历制度,我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师从启功先生攻读古典文学,成为“文革”后第一届硕士研究生,在先生身边学到了很多东西,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影响了我的人生观。我在36岁时能够得到这样一位文化大家的谆谆教诲,有缘领略他的学人风采,体会他的至善至美。到后来毕业留校任教,再后来又帮助他整理口述史、注释论诗绝句等等,和启功先生有了更多接触,吃了很多“小灶”,得到很多“偏食”,这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第一,启功先生博大的人生境界,使我大大开阔了眼界。“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第二,启功先生能将艺术学术化,又能将学术艺术化。通才通识,融会贯通。这里的“通”,是真正意义上的“博观约取,由博返约”。第三,启功先生有着高度的学术自信力,敢于大胆创新。他的书画理论核心就是破除对古人的迷信;他的诗词尽管受到“不庄不矜”之类的嘲讽,但他依然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这种创新不是妄自尊大,而是建立在真正博学的基础之上。比如他在阐述古典诗歌时说过:“唐以前的诗是长出来的,唐人的诗是嚷出来的,宋人的诗是想出来的,宋以后的诗是仿出来的。”这种鲜明的观点,这种轻松朴素的语言,没有对中国古典诗歌的全面了解是难以表达出来的。先生虽然自称“中学生”“副教授”,但他有着长期的治学实践和深厚的学术积累,他的“文凭”不是由谁颁发的,而是真正由“自己写出来的”。第四,启功先生特别强调实践,注重培养动手能力,鼓励学生不要仅仅背诵那些空洞教条。他在教学实践中还特别注重个别辅导,这种辅导常常用聊天方式进行,聊着聊着,就聊到学术上了,常常会有书本中读不到的惊喜。

  记者:您从事古代文学研究多年,出版多部专著,其中不乏精辟的治学理念。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些治学心得吗?

  赵仁珪:不敢当。我的治学道路基本分为两个阶段,前十二三年,我主要从事唐宋文学研究,重点是唐宋诗词。后十六七年,转向了启功研究,也出了一些成果。目前在写一部《启功评传》,包括生平、人品道德、人格魅力、书法、鉴定、学问、诗词、教育等,力图呈现先生一个完整的风貌。现在已经完成了80%,年内肯定交稿。

  我自己治学过程中有一些反思,倒可以谈一谈。第一,受启功先生影响,我认为做学术文章一定要有鲜明的观点。比如上世纪80年代写作的《宋诗纵横》,我对前人关于宋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以文字为诗”等观点进行了辨析,对“江湖派”诗人这种不科学的说法等进行了辩驳。撰写《禅学要义》时,我在关于禅学之外,还注重了对禅、诗关系的阐发……当然,治学不能为立论而立论,不能为写论文而写论文,如果仅仅为了评职称之类目的来治学,炮制出来的大部分就会是学术垃圾。第二, 我认为古典文学研究应该以文学性为主导,不应该用文学之外的条条框框来束缚文学性的研究。比如在谈到文与道的关系时,如果仅以“文以载道”来概括,其实就是贬低了文学的独立性和主体性。这个说法之外,唐代的柳宗元等人其实还有过“文以明道”“文以传道”等不同观点。曾经有一些学人论述古代作家,习惯分为四大块内容:一生平,二思想,三作品思想内容,四作品艺术特色。这其实也是一种无形的条条框框。我在写作《宋代文学史》时,就曾打破这种条块八股,从“世风、士风、诗风”三者关系角度谈说宋代文学概况。第三,我认为现在的古典文学研究尤其是诗词研究中,应该提倡一种鉴赏学。创作学必须建立在鉴赏学的基础之上,鉴赏学则是为了提高创作水平。现在很多鉴赏还是“情景交融、语言流畅”之类滥俗文字,对作家和作品的体会不深。我们不能用千人一面的风格和死气沉沉的老八股来评论诗词,应该用美文评美文。

  记者:您最近作为写作组长,领衔推出了一部《中华诗词发展报告》。能谈谈编写《中华诗词发展报告》的缘起吗?有怎样的一些构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