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名家治学
周勋初圈点文学三千年
2014年08月12日 15:40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赵杰 字号

内容摘要:现在教育领域内专业的学习更趋细密,以中文系而言,学习文学史时,就要分古代文学与现代文学两大块,如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等等。有的只研究一个人,如李白,或杜甫。

关键词:文学;古籍整理;研究;南京大学;李白

作者简介:

文史大家周勋初 现代快报记者 赵杰 摄

周勋初治学范围广,每个领域都卓然成家 现代快报记者 赵杰 摄

  现在教育领域内专业的学习更趋细密,以中文系而言,学习文学史时,就要分古代文学与现代文学两大块,如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等等;有的以文体分,如赋、诗、词、曲等等。为了更趋专精,有的老师毕生只读一本书,如《文心雕龙》;有的只研究一个人,如李白,或杜甫。

  周勋初先生治学范围广阔,涉及先秦诸子、楚辞、魏晋南北朝文学、唐代文学、近现代学术史等,涉及辞书编纂和古籍整理,涉及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和古代诗歌史以及笔记小说史,在《韩非子》、《文选》学、《文心雕龙》学、唐诗学及文献学等领域,都卓然成家。周勋初的学生、现任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所长程章灿教授曾总结说:实在要概括,也许用“传统文史之学”来指称他的治学范围比较合适一些。另一位学生,南京大学古代文学学科带头人莫砺锋教授称他为“通人”。

  “与另外几位相比,我从事的研究,是与现实最不相关的。”84岁的周勋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这样一个与现实最不相关的领域,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存亡继绝却是至关重要的。

  1929年4月11日生,上海市南汇县人。现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等高校的兼职教授。现任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员,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顾问,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顾问,中国《文选》学会顾问,《全唐五代诗》第一主编,《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副主编。

  解放之初

  师从“封建学者”胡小石

  1929年4月,周勋初出生于上海南汇县,上学时正是战争期间,兵荒马乱,他身体也不好,断断续续上了5年小学,4年中学。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就业形式,其实在民国期间就是如此。周勋初的父亲是学中文的,那时候学中文的很难找到工作。所以,周勋初听从父亲的意见,中学时读的是理科。

  解放之后,周勋初以同等学历参加高考,考上了南京大学中文系,师从胡小石。对于自己这位大名鼎鼎的老师,周勋初回忆起来颇为感慨:“胡小石先生现在名气很响亮,但那时定性为封建学者,很少有人愿意跟他学。”

  周勋初说,自己上大学时成绩不行,身体也不行。但是,1954年毕业时,胡小石却希望他留校。胡小石为什么希望一个成绩不行的学生留校呢?周勋初觉得,可能是自己能发现问题,胡小石大概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

  但是,因为出生于地主家庭,思想保守的他又被批落后,尽管方光焘、罗根泽等老师都希望他留校,学校还是没有同意周勋初留校。

  好在周勋初的运气比较好,当时班上其他同学已经提前毕业参加工作,周先生毕业时,国务院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正好成立,但是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大学生了。于是,周先生就被分配到了北京工作。

  在北京,周勋初工作得不错。得了一个“国务院机关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的称号,还认识了之后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夫人祁杰。

  在北京工作了两年半,情况有了变化。1956年1月,周总理做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之后,南京大学开始招录副博士研究生。

  周勋初本来是不想回来的。但是,同学劝他回南京。胡小石也带信给他,希望他回去。周勋初难忘师恩,便考回南京大学中文系,师生两人再续前缘。周勋初的这个决定,也改变了自己的一生,让中国多了位传统文史大家。

  《韩非子校注》

  疯狂年代著下的传世之作

  回到南京大学,周勋初跟着胡小石从事甲骨文、金文方面的学习研究。但是在那个年代,治学经常是被动的。

  1959年,周勋初研究生还没毕业,系里却让他中途辍学,并立即承担文学批评史课程的老师。到了文革期间,在“评法批儒”运动中,周勋初又被调去参加法家著作的注释工作。

  当时,有很多学者参与了“法家著作”的注释评论工作,也出版了不少书籍。时至今日,真正流传下来的,有影响力的,却只有周勋初修订的《韩非子校注》。

  周勋初回忆这段历史时表示:“我比较认真,当时到北京图书馆待了三个月,查阅了大量的善本,这方面的工作要比其他人写韩非子认真的多。”

  周勋初同时还完成了一部私人著作《韩非子札记》,1980出版。后来,关于这本书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1982年,日本东京大学教授长尾龙一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看到了这本书,评价说:“我发现了研究韩非子的具有敏锐智慧和渊博知识的内地学者周勋初的著作,在文革的狂风暴雨中,居然有这样的智慧幸存下来,这使我深受感动。”后来,长尾龙一与周勋初成了朋友。

  周勋初留校任教后,其实长期受到歧视,只能充当“使用对象”,不断应付突击任务,毫无自主安定的学术条件可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发挥“使用价值”。“文革”期间,周勋初还被下放农场,受到批判。但他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勤奋工作,先后完成《九歌新考》(1960)、《中国文学批评小史》(1966)、《高适年谱》 (1973)、《韩非子札记》(1976)等书。

  1969至1972期间,周勋初在溧阳农场劳动。他回忆说,这期间,没有什么书可以读。手边只有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这样的书。这对于周勋初的影响是,在以后的研究中,他对唐朝很感兴趣,花了很多时间,写了多本关于唐代文献的著作。对于李白,周勋初也写了多本著作,比如《诗仙李白之谜》《李白研究》《李白评传》。

  周勋初1961年升为讲师,直到1980年,51岁时才升为副教授。

  上世纪80年代,教育界和学术界基本恢复正常时,他在《无为集·序》中回忆说:“我的前半生,就是这么七颠八倒地任人摆布,生命消耗在种种‘革命’行动之中。”他自嘲说,好在自己在那些动荡的年代里,还有“使用价值”。

  “改革开放之后就不一样了。”他这样感慨。不过,他成为教授的经过,却不那么简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项亮)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