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人物 >> 魅力人物榜
李文俊:无悔艰辛翻译路
2016年12月19日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春海 字号

内容摘要:在回顾自己的翻译道路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李文俊曾说:“我并非天资聪颖的人,只能凭着自己的执着与坚韧,走我的羊肠小道,进入的也只是‘窄门’。李文俊认为,对福克纳的研究与翻译都会继续下去,后来者居上是必然的。大连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教授王春曾以“李文俊文学翻译研究”为题完成博士论文。李文俊翻译过众多作家的作品,有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有英国女作家简·奥斯丁和美国女作家卡森·麦卡勒斯,也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艾略特、欧内斯特·海明威和艾丽丝·门罗,还有儿童文学作家、《小公主》和《小爵爷》等书的作者弗朗西丝·伯内特等人。李文俊先后获得中美文学交流奖、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等奖项。

关键词:李文俊;福克纳;中国社会科学院;诺贝尔文学奖;译文;沙龙;骚动;出版;翻译道路;小说家

作者简介:

  在回顾自己的翻译道路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李文俊曾说:“我并非天资聪颖的人,只能凭着自己的执着与坚韧,走我的羊肠小道,进入的也只是‘窄门’。总的说来是企盼寻求的多,真正到手的少。但我已心满意足。本来,世上就是‘人生短,艺术长’。”

  对他来说,翻译道路就是没有尽头的“寻找与寻见”之旅。几十年的时光中,他在寻找的路上艰苦跋涉,踏过荆棘,也采集过花与果。

  苦译福克纳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威廉·福克纳是美国现代最重要的小说家之一,其主要作品艰深难懂又充满魅力。

  在中国,一提福克纳,人们很自然地想到李文俊。除了翻译福克纳的作品,他还写了《福克纳评传》,编了《福克纳的神话》。这些工作耗费了李文俊多年心血,甚至令他一度生命垂危。但他丝毫不后悔。

  1979年,李文俊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之邀,编了一本《福克纳评论集》。编完之后,鉴于福克纳的著作基本上没有中译本的情况,他立下心愿,自己至少要译一两种福克纳的代表作品。

  1980年2月,他动手翻译《喧哗与骚动》。在翻译过程中,他写信向钱锺书先生请教所遇到的问题。钱锺书先生在复信中带着几分调侃地鼓励道:“翻译(福克纳)恐怕吃力不讨好。你的勇气和耐心值得上帝保佑。”

  1984年,他翻译的《喧哗与骚动》中译本出版。近30年后,重译该书的翻译家方柏林对他的工作充满了感谢与敬意,用“出神入化”来称道他的译文。方柏林说,回头再去翻看李文俊的译本,常生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慨。

  《押沙龙,押沙龙!》是福克纳最复杂、深奥又最具史诗风格的一部作品,该作品的难译程度也位居福克纳全部作品之冠。而李文俊于1995年1月踏上攀登这座高峰的征途时,已65岁。翻译这部不到30万字的书,硬是花去了李文俊三年时光:每天仅能译出几百字,一词一句都常让他“深受折磨”。翻译的艰辛令他突发心肌梗塞,医院先后5次发出病危通知。1998年2月9日,译完该作品时,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我对得起这位大师了。”

  译完《押沙龙,押沙龙!》,他曾下决心,今后再也不钻这座自找的围城了。而2004年,他再次“闯入”围城,译出了《福克纳随笔》。

  李文俊认为,对福克纳的研究与翻译都会继续下去,后来者居上是必然的。他说:“对原著理解深入的学者,肯定能比我译得好,肯定有人将会超过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