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人物故事 >> 光影人生
“望崦嵫而勿迫” ——夏传才的时间观念与生命意识
2017年03月20日 08: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京州 字号

内容摘要:享誉海内外的《诗经》研究大家夏传才先生于2月 7日在石家庄溘然长逝,享年94岁。笔者与晚年的夏先生多有接触,曾沐浴夏先生学术思想的光辉,对这位世纪老人的生命意识有所体认,撰此文以作为永久的怀念。他增订了《诗经研究史概要》,新编了《诗经语言艺术》,补充和修正了《曹操集校注》,还在中国诗经学会全体会员代表大会和河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的推举和嘱托下,牵头组织了《诗经学大辞典》《诗经要籍集成》《建安文学丛书》三项重大工程。《诗经学大辞典》是这样,《建安文学丛书》《诗经要籍集成》也是这样,后者虽然是影印,但每一种作品都附了提要,这些提要文字虽未必尽出于先生之手,但每一篇都经过他的精心校订,是毫无疑问的。

关键词:先生;夏传才;学术;诗经学;退休;辞典;语言艺术;后记;出版;全书

作者简介:

  享誉海内外的《诗经》研究大家夏传才先生于2月7日在石家庄溘然长逝,享年94岁。笔者与晚年的夏先生多有接触,曾沐浴夏先生学术思想的光辉,对这位世纪老人的生命意识有所体认,撰此文以作为永久的怀念。

  20世纪40年代的夏传才,多重身份集于一身:既是大学生,就读于南方大学中文系;也是诗人,创作长诗《孤岛夜曲》《在北方》;又是记者,协助诗人王亚平编刊物,还担任第十一战区《中原日报》特派记者。

  青年夏传才文化宏通,笃好文笔。而在其年过半百之后,虽经历过命运的十字路口,他却完成了从一位诗人到学者的艰难转变。虽然没有停止诗笔,更多的精力却不在写诗,而是用在了学术研究上。他重新捡起了《诗经》,开始向“故纸堆”进军。

  中年夏传才比身边所有人有更多紧迫感。他焚膏继晷,全身心地扑在学术研究上。1982年出版《诗经研究史概要》,1985年出版《诗经语言艺术》,这两本书,足以奠定他在诗经学界的地位。但他不满足于一经,还从事古籍整理,相继出版《曹操集注》(1984)、《曹丕集校注》(1992),在中古文学要籍整理方面产生了重要影响。他不再苦苦冥思、期待诗神的降临,但当灵感垂顾时,他也不禁挥毫泼墨,以诗养学,先后出版了《双贝集》(与吴奔星合集)、《七十前集》(1993)。

  1994年,夏传才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那一年,他刚好进入了古稀之年。经过拼命追赶,他扼住了命运的咽喉,从它的饕餮巨轮中夺回了15年的岁月。当身边所有的人,包括他的子女、他的同事,甚至是他的学生,都以为先生将放慢脚步、享受晚岁,不再汲汲于学术研究的时候,他们却惊异地发现,退休后的门槛,对夏先生来说,仿佛又是一条新的起跑线!

  “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他浑然忘却了时间,也超越了时间。老境逼促,那是对普通人而言,在夏先生的辞典里,大概是没有迟暮之年的。

  退休后,他不再教课,更不必跑去香港指导博士生,于是他将时间统统用在了学术研究上。《思无邪斋诗经论稿·后记》开篇写道:“这是我二十年来撰写的诗经学单篇论文,分为初编、二编两部分,初编20篇,是1994年以前写的。二编18篇,是1995年至1999年写的。”

  退休前作为初编,退休后则是二编,显示夏先生将退休之年视为学术事业的分水岭,从中似又可推知先生未尝没有超越自我的雄心。短短四年时间里,他撰写了18篇诗经学论文,几与前面15年的总和相埒,足见他在退休之后,用功更勤,成绩卓著。

  1998年底,夏先生在台北讲学时突患脑溢血,因抢救及时,从死亡线上全身而退。虽然疾病缠身,日渐消瘦,持笔颤抖,但当医生告诫他要坚持运动,包括脑细胞运动,“如同老旧钟表,还在滴滴答转动,一旦让他停摆,那就彻底报废了”,这一番话,对夏先生来说,是“正中下怀”。20世纪的最后一年,他一面休养,一面却写出了《论语趣读》,还编了《思无邪斋诗经论稿》,效率一点也不比患病前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