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学人风 >> 领域
田毅鹏:转换发展社会学的模式研究
2018年03月15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田毅鹏 字号

内容摘要:来自各方面的批评集中地表达了对这一分支学科的不满,诸如研究模式宏大、缺少经验性、以欧美社会发展的理论和经验为前提预设,导致发展社会学的理论体系具有较为明显的封闭性等。在发展模式以往的研究中,最受人诟病的便是其所推崇的所谓传统—现代“两分法”,据此而生成的发展模式主要是基于欧美社会发展的经验建立起来的,其经验支持和理论体系均具有明显的偏执性,从理论上看,其所推崇的发展模式实际上只不过是传统—现代“两分法”的注解而已。回归学科研究主题发展社会学初期的发展模式研究,因其模式建构的体系过于宏大,缺乏具体的经验支撑,直接导致学科研究主题的偏离。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大约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二战”后曾盛极一时的以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研究为主旨的发展社会学开始面临严重的危机。来自各方面的批评集中地表达了对这一分支学科的不满,诸如研究模式宏大、缺少经验性、以欧美社会发展的理论和经验为前提预设,导致发展社会学的理论体系具有较为明显的封闭性等。而从功能研究的角度看,作为以发展为对象的学科,无论是事前预测还是事后解释,都难以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各种激烈的批评均直接或间接地指向发展社会学的“模式研究”,认为无论是模式研究本身,还是依托于模式建立起来的理论体系框架,都因其理论体系过于宏大而缺少聚焦,难以对非西方国家的发展现象给出深刻的解说,从而使学科陷入整体无力的状态。但吊诡的是,几乎在发展社会学走向衰微的同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由经济快速发展引发的社会性的流失及“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现实社会的剧变实际上已向发展社会学提出了更高的期待和要求。因此,如何改善发展社会学的模式研究和理论界说,更新学科的研究内容及形态,形成新的突破点,以回应时代的挑战和需求,切实推进发展社会学获得新的发展,成为发展社会学学科发展和转换的关键。

  我们似乎可以为发展社会学的“新发展”提供一些有益的发展建议,其核心主张可以表述为:通过由“发展模式”向“发展模式层级体系”的转变,使得发展社会学在理论上和经验上都获得更为坚实的支撑。

  增强研究的经验性

  就发展模式完整意义上的经验性而言,除了以国家为单元的发展模式之外,还应对个体行动者对发展的体验和经验、地域社会发展的经验,努力加以提炼概括。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处于成长发轫期的发展社会学主要将目光投向以国家或地区为单元的宏观层面的发展战略,与发展中的个体行动者几乎毫无关联。这与发展主义背景下“整体发展观”的理论预设直接相关联。在这种理论看来,只要整体获得了发展,其内部的个体就会自然受益。对个体行动者的忽略,导致所有的发展很容易变得与现实无关联,从而沦为一种幻象式的发展。而真正意义上的发展实质上应该建立在每个个体真实体验和经验事实的基础之上。这是新发展主义思潮提出的一个核心观点。为此,我们在评估发展的过程中,有理由发出追问:“发展是什么?究竟为谁或为什么要发展?什么在发展?经济增长是否就等于改善人们的福利、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经济增长过程中,不同社群所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对弱势群体(如原住民和女性)的影响又如何?”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们有理由对这种偏离真实的历史和“行动主体”的发展提出批判,因为在这些先验的理论导引下发展的进程业已偏离了真实的社会世界。

  与个体行动者对发展的体验和经验相比,地域社会的经验性虽然有些宏大,但其在对发展模式的经验性和实证性承载的问题上却是真实的,因为基于地域经验基础之上的发展模式具有鲜明的本土性和地方性。通过对微观个体行动者、中观地域社会以及以国家为单元的发展模式体系的研究,可以提高发展模式研究的经验性,建立起发展社会学与本土社会之间的实质性关联。

  破解传统的“两分法”

  在发展模式以往的研究中,最受人诟病的便是其所推崇的所谓传统—现代“两分法”,据此而生成的发展模式主要是基于欧美社会发展的经验建立起来的,其经验支持和理论体系均具有明显的偏执性,从理论上看,其所推崇的发展模式实际上只不过是传统—现代“两分法”的注解而已,缺少充分的说服力。而在发展社会学初期发展过程中那种宏大叙事式的模式研究,恰恰为这种研究取向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持。

  而以“模式层级研究”为推进路径,则可对发展社会学传统的“两分法”给予一定程度上的破解。因为从“行动者”微观视角来审视那些普通的个体是如何积极介入发展过程,影响和制约发展结果的事实,既可修正发展社会学的宏观模式,又可联结起宏观模式、中观模式和微观行动者之间的有机关联。而从历史传统的角度看,地域往往是承载着特定社会历史文化的复杂空间,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演化,这种积淀于漫长历史进程之中的文化、社会元素必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回归学科研究主题

  发展社会学初期的发展模式研究,因其模式建构的体系过于宏大,缺乏具体的经验支撑,直接导致学科研究主题的偏离。

  德国学者H.比舍尔曾对发展理论的谱系作过概括。他认为,“传统的发展理论主要包括二元结构理论、原因理论、改造理论、克服发达障碍理论四种。新的发展理论则主要有依附理论、满足基本需求理论、国际关系结构理论和数学模型理论等。几十年来,西方发展社会学的各种理论流派在一系列重要概念、理论和方法论、认识论和意识形态问题上争论不休,至今并无统一的学说,也不可能形成一个系统、完善的理论体系来为第三世界的发展指明道路”。可见,理论偏执的直接后果是发展研究主题的迷失。在发展社会学的名义下,各种研究流派主要热衷于以经济发展为核心指标的发展,而忽略了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这一发展社会学所应紧紧抓住的核心主题。而恰恰是在这段时间里,社会快速发展变迁的进程直接导致城乡社会关系的失衡及社会解组等极具挑战意义问题的产生。在现实的研究中,如何既要研究发展的起源及进程,又要关注发展的后果,成为发展研究中难以破解的迷局。虽然发展社会学正经历学科发展过程中的严重困难,但我们深信,通过相互关联的宏观、中观和微观模式的模式层级体系构建,辅之以历史比较等方法,会对发展模式研究给予最大程度的激活,以实现发展社会学真正意义上的“新发展”。

 

  (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7年第4期)

  (作者系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田毅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