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学术自传
我的艺术是我的生活
2015年06月09日 11:25 来源:吉林日报 作者:戈沙 字号

内容摘要:我常常在寂静的夜里,翻看那已经褪了色的速写本,这时往往会随着弯弯曲曲的线条走进遥远生活的梦境中。我的艺术是我的生活,我不是要人们热爱我的艺术,而是希望人们通过我的艺术更加热爱生活。

关键词:戈沙;艺术;版画;父亲;母亲

作者简介:

戈沙

布达拉宫(版画)  戈沙

岁月(版画)  戈沙

夜歌(版画)  戈沙

塔里木湖(版画)  戈沙

敦煌之梦之一(版画)  戈沙

冬天的诗(版画)  戈沙

水乡情(版画)  戈沙

  

  我常常在寂静的夜里,翻看那已经褪了色的速写本,这时往往会随着弯弯曲曲的线条走进遥远生活的梦境中……

  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有一段难忘的经历。

  父亲,中国人,祖籍河北省。迫于生计,早在上世纪20年代就到俄罗斯的远东铁路线上做工、做小买卖。或许父亲天资聪颖,虽然斗大字不识几个,却能用流利的俄语同当地人交谈。

  母亲,俄国人,生在哈巴罗斯克一个贫穷的农家里。12岁父母双亡独自流浪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沿岸的城市里。

  她15岁在俄国——认识了父亲,虽然年龄相差十几岁,还是在几片面包的诱惑下跟了父亲,既没有婚礼,也没有宴席。

  第二年的春天,寒冷还属于北方,他们踏着黑龙江上的冰雪来到中国。在黑河镇母亲怀上了我。当我快要降生的时候,父亲又跨江到俄国去了。一去就是三年。

  母亲不会说汉语,在邻里的帮助下使我来到人世。为了活命,母亲外出什么活都干,我成了屋里的“麻雀”,母亲用麻绳把我的一只脚捆绑在窗台上,让我在土炕上爬来爬去,一直爬到我会走路时,父亲才从俄国回来。母亲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生活,把家搬到黑龙江岸边的山村里。我放马,母亲种地,父亲除了赌博之外什么也没有学会。

  1938年我的家搬到长春,我捡破烂、煤核和一切能卖钱的东西。10岁我开始上小学,学习很差,因为我说不好汉语,后来父亲用皮带改变了我说俄语的习惯,但捡破烂的习惯他没有让我改。14岁我开始独立谋生,做过洋铁匠、杂工、小贩,还当过招待员,饱受过人间的凄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