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长廊漫步 >> 随笔
张梦阳:“魂”边余墨
2017年05月05日 09: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梦阳 字号

内容摘要:经过大半生的酝酿、“焖焐”,整整13年的写作、编校,三大卷、百万言的《鲁迅全传·苦魂三部曲》(以下简称“三部曲”)终于问世了。也就是我在“代后记”《〈苦魂〉的哲学与诗学》中所说的:“以鲁迅周围的人物——瞿秋白、冯雪峰、胡风、周扬、徐懋庸、夏衍和许广平、内山完造、周作人、周建人、母亲、朱安等多个人物为群柱,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投影聚焦处于核心位置的鲁迅的各个方面。如果不在鲁迅生平史料及其著作和相关人物资料中浸淫、濡染、酿造数十年,同时有一颗富有哲理和诗意之心,并且从小在名师手把手的教诲下,受到极为严格的辞章文字磨炼,将之反复淘洗、反复提炼、升华到哲学和诗学的境界,是绝对不可能成就此书的。

关键词:三部曲;野草;写作;生活;文学;鲁迅生平;质地;人物;提炼;绍兴

作者简介:

  经过大半生的酝酿、“焖焐”,整整13年的写作、编校,三大卷、百万言的《鲁迅全传·苦魂三部曲》(以下简称“三部曲”)终于问世了。看着摆放在桌案上壮观、精美的大书,我不禁感慨万千。

  炼化

  在写这部书之初,我是想对鲁迅生平史料进行“提炼”。但在写毕之夜,忽梦一老者曰:“汝非‘提炼’,而是‘炼化’。‘提炼’是提其中要点,汝是长年累月默默积累、冶炼、升华至一定‘化境’,将鲁迅生平、著作与周围各类人物的史实‘炼化’,‘熔’为一炉。”吾忽大悟,明白“三部曲”乃数十年以至终生“炼化”之物,非内容提要也。

  总之,这是在林非先生等多位大学者与大文学艺术家长年指导下,自己呕心沥血、含辛茹苦数十年“炼化”而成的“功夫书”,绝非才子式的“急就章”。

  造境

  我在北京二中的文学启蒙恩师、著名散文家韩少华老师说过:对氛围与意境的酿造,正是对一个作家功底与天赋的严峻考验。我国古典文学史上的每一传世之作,都是一个例证。我的“三部曲”,正是从鲁迅的生平中选择早、中、晚三个时间点,分为三部曲,从中制造氛围与意境,也就是“造境”。

  《会稽耻》,以绍兴鲁迅青少年时代从小康到没落的坎坷经历为主线,展现晚清中国社会的腐朽、没落与鲁迅的精神成长。

  《野草梦》,以北京鲁迅中年写作《野草》《彷徨》时期与女师大学潮、“三一八”惨案、许广平爱情的纠葛为主线,展现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社会与文人心态。

  《怀霜夜》,以上海鲁迅晚年与瞿秋白的友情为主线,展现20世纪30年代的社会历史画面和各色人物的社会众生相,以及当时革命者复杂的内心世界。

  全书以当时的主体故事为中心,展开广阔的社会画面与人的心灵世界,史实部分用插叙、倒叙、回叙、自叙等手法嵌入。注重文学色彩和地方风味,《会稽耻》突出绍味儿,《野草梦》突出京味儿,《怀霜夜》突出海味儿。努力以精致的散文笔法写不同地方、季节的雨、雪、风、景和婚俗、丧俗、年俗,等等。

  全书追求的美学风格是深沉、淳厚、凄美。

  选择这三个点就是在“造境”。《会稽耻》是“造”少年鲁迅在绍兴受的“耻”境;《野草梦》是“造”中年鲁迅在北平写作《野草》时的“梦”境;《怀霜夜》是“造”晚年鲁迅在上海所处的“夜”境。“耻”、“梦”、“夜”正是鲁迅一生“心境”的三大特色。

  在造这三个大境中,又须造中境和小境。譬如《会稽耻》中的第六章“娱园”是中境,而其中各节是小境。“冬雨”、“春雪”乃至《怀霜夜》尾声中,萧红忆万年青等,皆“造境”之结晶。全书则是一连串起起伏伏、大中小的“造境”。

  也有人指责我说:你写鲁迅,为什么还要费许多笔墨写鲁迅的房族伯周四七在绍兴古街上与衙门口轿夫阿如打架、到酒店骗酒喝,等等?其实,此人是对文学一窍不通。这些看来无用的枝蔓和细节,是非常必要的,是用来制造氛围与意境,亦即“造境”。

  鲁迅的境遇和形象是靠这些枝蔓和细节烘托出来的。也就是我在“代后记”《〈苦魂〉的哲学与诗学》中所说的:“以鲁迅周围的人物——瞿秋白、冯雪峰、胡风、周扬、徐懋庸、夏衍和许广平、内山完造、周作人、周建人、母亲、朱安等多个人物为群柱,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投影聚焦处于核心位置的鲁迅的各个方面,从而塑造出一个多侧面、多棱角的悖论性人格的鲁迅形象。互相呼应、衬托,形成球形的烘云托月式的立体结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