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长廊漫步 >> 杂谈
梅溪草堂荆钗情
2017年11月17日 08: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梅 字号

内容摘要:不久,王十朋考中状元,万俟丞相欲招其为婿,王十朋以家中有妻室为由拒绝,万俟恼羞成怒,将其改派到边远的潮州任职,还不许回乡接取家眷。王十朋的同乡富豪孙汝权曾向钱玉莲求婚遭拒,这时便趁机偷换王十朋托带的家书,假称王已另娶。王十朋接母亲到任所,得知钱玉莲死讯,誓不再娶,玉莲又误信王十朋病故的传言,立志守节。这部戏与真实的王十朋的生平相差甚远,无非是借着王十朋的名义来歌颂富贵不忘糟糠妻的正直的书生,也刻画了钱玉莲这样的忠贞不屈的妇女形象。这不仅能从侧面看出王十朋的事迹已深入人心,也能看出人们对王十朋的赞佩与怀念。其实,无论是正史中的王公十朋,还是民间故事里的梅溪先生,还是《荆钗记》里的好丈夫王十朋,都是王十朋的一个镜像,是对他其中一面的解读与刻画。

关键词:钱玉莲;正史;贾氏;法师;爱情;百姓;故事;孙汝权;王十朋是;梦幻

作者简介:

  我第一次去传说中的“诗之岛”——江心屿,是去寻诗。岛并不大,但几乎处处有诗。阑干上、庭院里、古寺中,那些优美的诗词如天女散花般飘落在各个角落,就像一幅历史长卷,记取了太多的繁华旧梦,谢灵运、弘一法师、宋高宗……千百年的人事过往,都化作诗的情怀、诗的伤感、诗的豪迈。信步一路向东,踩着夕阳,路过碎镜般的江水,心中似乎触摸到了历史的梦幻碎影。

  首先看到的“梦幻碎影”就是江心寺了。弘一法师曾在这里闭门修行,在三圣殿上留下一副楹联。暮色渐合,孤屿月影下的微澜江色中,似看到那位云水为家的清瘦老僧远去的身影,这才想起去欣赏门前那副很独特的对联: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读完这副对联,我想很多人都会与我一样,不禁会心一笑,想起对联的作者——南宋大诗人梅溪先生王十朋。

  与许多温州先贤一样,王十朋在这里也留下了自己的墨迹辞章。但不同的是,许多诗人是中年出仕或在此游玩而赋诗作对,往往凝重而成熟,而王十朋是在风华正茂的求学期间写下的联语。他利用谐音与叠字,一语双关,巧妙地描绘了浮云聚散的奇妙景致和潮水涨落的壮观景色,诗风清朗灵逸,意境开阔磅礴,让人读来一扫黄昏的落寞,心绪也不禁舒畅起来。

  那么,青年王十朋是怎样的人呢?由于看过不少版本的《荆钗记》的演出,我曾经猜测他是个才华横溢的美少年,因为剧中的王十朋是一个满腹才华、正直俊朗的翩翩君子,与钱玉莲合称义夫节妇。不过,其实我也很清楚,戏里戏外的王十朋并不完全一致,当然,就品行才华而言,戏与正史的记载大致相符。静下心来仔细观照戏里戏外的王十朋,会发现他的一生,真的说不尽也道不完,而江心寺于他而言,或许只是一个人生中短暂的相遇,也是他崭露头角的地方。

  那么,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作为虔诚而谦卑的后人,去感知这位才子的传奇一生。

  八百多年前的南宋,集繁华与乱世于一身,涌现了无数杰出的贤才,王十朋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他出生于温州乐清梅溪村,家境殷实,其父尊崇儒学,耕读兼顾,以自身的文学素养与爱国情怀严格教育儿子。王十朋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他看到金兵入侵,百姓饱受荼毒,小小的心里便树立了一个青涩的理想——为国为民而发奋攻读。

  凭着满腹才华,青年王十朋踌躇满志,一心想通过考试而实现胸中抱负。南宋绍兴二十五年,奸相秦桧死了,宋高宗亲政,王十朋明白时代的机遇来了。他看到民间满目疮痍,下定决心重新出仕。绍兴二十七年,他参加在集英殿由宋高宗亲自主持的廷试,以“揽权”为核心构文,一举夺魁。此时的他,已经46岁,早已过了不惑之年。

  而从处江湖之远到进入庙堂,他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国事与百姓的身上,直至六十岁时病逝。这短短的十四年,他把生命中的所有都无悔付出,于他而言,这是他青年的梦想,是他的事业,更重要的是,他心怀百姓与国家,甘愿献出全部的力量。

  在正史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一生勤政清廉、爱国爱民、割俸办学,一身正气的王十朋。然而这只是对他的一种解读,而且,这样的解读通常比较千篇一律,民间故事的出现则弥补了这一缺憾——这些故事有虚有实,比正史多了许多趣味性,也让我们从中窥见老百姓心目中生动立体的王十朋的形象。

  民间故事里的王十朋非常机智幽默、聪颖善良。这些故事既是对王十朋人生状态的一种补充描述,更体现了百姓对他的敬爱。这些故事塑造的王十朋无论是否是历史上真实的王十朋,在百姓心里,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许,这才是王十朋真正的人生价值所在,正因为有百姓的认同和世人的口口相传,他才能永存我们心中。

  当然,不论是正史中,还是民间故事中的王十朋,都只是旁观者眼里的他。为了看到更完整的王十朋,我们还应该翻开他留下的诗文,从他本人的字里行间抚触到他英灵的一角,从他的真实的爱情故事里,抚触到他更为真实柔软的一面——这其中,特别值得重视的,是他写给爱妻贾氏的悼亡诗。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哭令人》:“三十年间共苦辛,忽然惊断梦中因。钟情正史我辈事,鼓否忍同方外人。熊胆未酬平昔志,牛衣犹是向来贫。闽山满眼同来路,木落风号泪满巾。”

  古来贤哲往往只看重事业、亲情与友谊,爱情则被视为羞以言表之事,正史很少予以记载。然而,生活在烟火人间的百姓们都明白那是不真实不完整的人生,故关于王十朋的爱情,民间流传着许多故事,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南戏《荆钗记》。

  《荆钗记》是一曲悲欢离合的爱情颂歌。故事描写了南宋时期,温州寒士王十朋以荆钗为聘娶钱玉莲为妻,婚后两人感情甚笃。不久,王十朋考中状元,万俟丞相欲招其为婿,王十朋以家中有妻室为由拒绝,万俟恼羞成怒,将其改派到边远的潮州任职,还不许回乡接取家眷。王十朋的同乡富豪孙汝权曾向钱玉莲求婚遭拒,这时便趁机偷换王十朋托带的家书,假称王已另娶。钱玉莲的继母马上逼迫女儿改嫁孙汝权,玉莲不从,投江自尽,万幸被福建安抚钱载和救起,收为义女。王十朋接母亲到任所,得知钱玉莲死讯,誓不再娶,玉莲又误信王十朋病故的传言,立志守节。最后,万俟丞相被弹劾倒台,王十朋因政绩突出升任吉安知府,与钱玉莲在玄妙观巧遇,破镜重圆,孙汝权也终于受到惩罚,一幕悲剧转以大团圆结束。

  这部戏与真实的王十朋的生平相差甚远,无非是借着王十朋的名义来歌颂富贵不忘糟糠妻的正直的书生,也刻画了钱玉莲这样的忠贞不屈的妇女形象。它反映了当时社会的一种主流心态,也投射了人们对美好爱情与正义光明的向往。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有王十朋与妻子贾氏的原型故事,我想剧作家也不会想到要以他为主人公写戏吧。这不仅能从侧面看出王十朋的事迹已深入人心,也能看出人们对王十朋的赞佩与怀念。

  王十朋和贾氏的爱情虽没有戏中那般轰轰烈烈,曲折跌宕,却比戏更加质朴真切,感人至深。王十朋27岁时与贾氏结缡,从此不离不弃。乾道四年,55岁的贾氏积劳成疾,溘然长逝。王十朋悲痛欲绝,他饱蘸泪水的笔墨,先后写下了《哭令人》《悼亡》《夜闻子规痛念亡者》等悼亡诗。这些诗以家常语写日常事,语言朴素淳厚,读来十分感人。而我们也能够从这些诗中,越发感受到他们爱的真挚。

  其实,无论是正史中的王公十朋,还是民间故事里的梅溪先生,还是《荆钗记》里的好丈夫王十朋,都是王十朋的一个镜像,是对他其中一面的解读与刻画。而这些镜像又在读者、观众的心中交互映射,成为我们每一个心中的乐清王十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