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对话法国技术哲学家贝尔纳:如何在技术时代开创未来
2015年04月14日 07: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广禄 吴楠 刘冰菁 字号

内容摘要:大数据时代的社会现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不可避免地带来彻底、普遍的贫困化和自动化问题。

关键词:法国;技术哲学;马克思;海德格尔;贝尔纳·斯蒂格勒

作者简介:

  如何在技术时代开创未来——对话法国技术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

 

  【核心提示】大数据时代的社会现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不可避免地带来彻底、普遍的贫困化和自动化问题。在技术的宰制下,我们已经远离了凯恩斯的资本效益模式,进入了以知识的无知和欲望心理学为基础的新型经济模式中。

 

  高中二年级辍学,远离校园,踏入社会;

  27—31岁,在图卢兹的圣-米歇尔监狱和米雷看守所服刑,与世隔绝的他开始大量接触现象学、黑格尔主义,与法国著名现象学家热拉尔·吉拉内开始通信学习;

  35岁之后,在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完成博士学位,进入研究院下属的哲学学院任教,在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工作,牵头创立“精神技术工业政治国际联合会”(Ars Industrialis);

  ……

  这一长串跌宕起伏、又柳暗花明的人生履历,都属于一个人的传奇——解构主义大师德里达的得意门生——法国著名技术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2015年3月,他带着半生的哲学信仰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到访南京大学,与张一兵、周宪就数字—网络时代的技术控制、新型技术意识形态批判、新政治经济学批判等主题侃侃而谈。

  海德格尔忽视了技术的建构作用

  张一兵:在《技术与时间》(三卷本)中,您以技术哲学与现象学的嫁接为入口,将马克思、海德格尔、胡塞尔等对科学技术的批判性反思深刻地触入到了今天正在发生的全新数字—网络生存之中,以独特的技术现象学重新引领了法国思想界的激进话语。您在《技术与时间》中大量对海德格尔的引用和讨论,实际上已经使用了海德格尔在1936年写下的《自本有而来》这一文献,其中最重要的概念就是“本有”(Ereignis)。您是否认为,海德格尔关于技术的理解应该是基于本有论而非存在论?您现在是否已经意识到了海德格尔在1936年之后、在其秘密文献中对存在论进行全部否定的本有论?

  斯蒂格勒:首先,我感到非常震惊也很遗憾,实际上我并没有对海德格尔进行全面完整的研究,也不熟悉海德格尔的所有文献,包括这些秘密文献。从方法论研究上来说,我并没有试图要掌握某个哲学家的所有文献以便谈论他,只是试图理解他的哲学立场和思想,并且永远保持距离和批判性。

  面对海德格尔时,我当然承认他的思想浩瀚无际,是20世纪最具原创性的重要哲学思想之一,他深深地影响了我对世界的思考。不过,我要说明的是,他或许忽视了技术的建构作用。

  张一兵:存在论与本有论两者之间是否有断裂性或是关联性?

  斯蒂格勒:对海德格尔来说,技术并不是作为一种手段和工具而存在,而是存在向世界展开的基本构架,这说明海德格尔已经触及了技术在本体论上的意义。但问题在于,海德格尔在作品中完全没有涉及蒸汽机的地位问题。对我来说,作为工业革命的龙头,蒸汽机打开了一种全新的历史范式,引起了划时代的思考。蒸汽机给西方带来了资本和劳动的范式,带来了技术变革,乃至全世界在经济、政治、文化上的变革,建立起了资本主义统治下的世界;同时,这也是一场关于科学的革命。作为科学的革命,这个问题域尚未完全打开,这是我试图要做的工作之一。海德格尔在忽视了技术的建构作用之后,就没有也不可能提到我所说的分析和解决当代技术难题的熵和负熵的问题。

  在最新的几本书中,我讨论了“不确定性”的方法论问题,我们完全可以以新的方式理解海德格尔,而且这很有可能不是以海德格尔自身的方式去理解他。对海德格尔“本有”概念的解读,与此关系密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长头条(16字及以上用).jpg
未标题-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